懂過(guò)春秋:陸羽的愛(ài)情,懂有多深?lèi)?ài)就有多沉

陸羽,被后世的人稱(chēng)為茶圣。 一個(gè)人一旦被稱(chēng)為圣,會(huì )變得純粹起來(lái),就像陸羽,被稱(chēng)為茶圣之后,人們大都以為他天生為茶而生,單一到除了茶之外的一切都不會(huì )有人問(wèn)津,所以有時(shí)

為什么是懂過(guò)?懂過(guò),小區域大智慧

從茶農到茶商到茶友,我們統稱(chēng)茶人;從愈陳愈香到古樹(shù)純料再到極品單株,從某某茶區細化到某某山頭再細化到某某寨子最終精確到某茶農的茶地茶樹(shù);或許是茶時(shí)代發(fā)展的必然,但

普洱茶從入門(mén)到精通,帶你走近勐庫懂過(guò)古茶山

如果你有幸到勐庫,那懂過(guò)茶區絕對是最值得一去的地方,它雖然地處南勐河西岸,卻并非與東半山相對,隱秘的藏于大山深處,幽靜的守著(zhù)自己的一闋山水,歷史的春風(fēng)一次次吹過(guò)懂

古域懂過(guò):一代宗師里的懂過(guò)

影迷們都說(shuō),他用電影寫(xiě)詩(shī),而不是講故事。他是王家衛,也是一代宗師;看了他導演的《一代宗師》,總為里面耐人尋味的句子所迷倒,俗話(huà)說(shuō),做茶如做人,做人如是功夫到家,德

再年深月久的青梅竹馬,都會(huì )敗給懂過(guò)春秋的一見(jiàn)傾心

人們總會(huì )被某種美妙的東西所牽引, 仿佛冥冥之中的力量,然后不約而同的聚集在一起,成為域家人,不得不輕聲問(wèn)一句:你相信緣分嗎? 茶人都是惜緣的,因為制茶本身就很講緣法

陳財制茶

陳財制茶

懂過(guò)春秋:懂過(guò)算冰島幾環(huán)?

勐庫這個(gè)普洱茶的小產(chǎn)區可以看做一個(gè)普洱江湖。 從來(lái)沒(méi)有聽(tīng)說(shuō)過(guò)一個(gè)江湖可以風(fēng)平浪靜,但有一點(diǎn)從未改變,不管這個(gè)江湖如何波詭云譎,變數橫生,它們都遵循某種秩序,有秩序,

從懂過(guò)到懂過(guò)春秋:有春秋的洗禮,不忘懂過(guò)的領(lǐng)悟!

那天同一位老朋友喝懂過(guò)。 他無(wú)意間說(shuō)起:懂過(guò)春秋,像個(gè)很有故事感的詞。 我對故事感這個(gè)詞印象很深刻,就算春茶已過(guò)月余,腦海中依舊會(huì )浮現出數月前在懂過(guò)外寨制茶的情景,

懂過(guò)四境:懂過(guò)老樹(shù)懂過(guò)古樹(shù)春秋和磨烈古樹(shù)茶

儒生手中的書(shū),寫(xiě)盡天下功過(guò)事;俠客手中的劍,蕩盡人間不平事;茶人杯中的茶,藏盡世上滄桑事。韓非云: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境。所以很多時(shí)候,他們是相通的。而無(wú)論是讀書(shū)

懂過(guò)古茶山介紹,懂過(guò)古樹(shù)茶口感特點(diǎn)

名氣及影響力 懂過(guò)在整個(gè)勐庫茶區都是個(gè)獨特的存在。 它的獨特源于多方面,譬如地理位置,被稱(chēng)作東半山的西半山;譬如茶樹(shù)品種,有大雪山移栽和勐庫引種植說(shuō);還有口感特征,

懂過(guò)春秋:只因懂過(guò),無(wú)問(wèn)西東!

這幾天有一部非?;鸬碾娪啊稛o(wú)問(wèn)西東》。 據悉,《無(wú)問(wèn)西東》最初是作為清華大學(xué)百年校慶獻禮而制作的,而無(wú)問(wèn)東西其實(shí)出自清華大學(xué)的校歌:器識為先,文藝其從,立德立言,無(wú)

正在加載中...

已加載全部?jì)热?/p>

已經(jīng)沒(méi)有更多文章了

聯(lián)系我們

聯(lián)系我們

181 0879 9338

在線(xiàn)咨詢(xún): QQ交談

郵箱: 435121@qq.com

工作時(shí)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guān)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guān)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guān)注我們

關(guān)注微博
返回頂部